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人物

有沢セナ_ありさわせな_作品_番号_资料

有沢セナ_ありさわせな_作品_番号_资料

中文名:有沢セナ
别名: ありさわせな、arisawasena
胸围:C
三围:B84 / W58 / H83
身高:165cm
生年月日:1986年12月10日生
年齢:29歳

有沢セナ作品番号列表

mtk-002、rbc-177r、fset-151、bc-171、msmd-16、msmd-17、rbc-189、mnh-004、sgsr-056、aukg-037、rbc-199

弹指一挥间,《雷雨》这部中国话剧经典已经问世了80年。80年间,《雷雨》也在舞台上经历了每个时期的不同诠释。而如今,除了北京人艺1954年沿袭至今的“权威版”《雷雨》,我们时常能看到的却实在寥寥无几。
戏剧终究是现场的艺术,戏剧的使命也是不断与当代人建立联系,促发新的思考。只有一种所谓的权威解读,无疑难以满足更年轻观众的需求,上周人艺版《雷雨》遭遇青年学子哄笑的新闻事件可见一斑。自1934年横空出世起,我们的舞台上还曾出现过什么样的《雷雨》,什么样独到的解读,新京报带领读者一起回顾一下。
前世
《雷雨》1934年7月发表于《文学季刊》1卷第3期,1935年4月留日中国学生戏剧团体中华话剧同好会在东京神田一桥讲堂公演《雷雨》。同年8月,天津市立师范学校孤松剧团演出了吕仰平执导的《雷雨》,曹禺本人也曾现场指导了排练。刘西渭在《大公报》撰文称赞《雷雨》“是一出动人的戏,一部具有伟大性质的长剧”。
1935年10月,中国旅行剧团在天津新新剧院公演《雷雨》是国内职业剧团首演该剧。但中旅版受到当时左翼思潮的影响,以暴露大家庭罪恶、反封建与个性解放为主题,有着时代的局限性。
1949年后,《雷雨》被列为“五四以来优秀剧目”,在发展人民戏剧事业的指示下,北京、上海、辽宁、湖南等地的专业剧团都开始排演《雷雨》,其中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版《雷雨》为代表。北京人艺践行现实主义精神,在创作上精益求精,但也始终没能跳出“社会问题剧”的框架来演绎《雷雨》。随着“左倾”思潮的加剧,1959年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吴仞之导演了一版《雷雨》,从阶级革命论出发,突出“封建压迫与劳资矛盾这两条线”,周朴园被处理成凶恶的买办资本家,繁漪和周萍被定性为“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和“十足的资本家阔少”。鲁家四人则以受迫害者的形象出现,鲁侍萍的反抗性得到加强,鲁大海的阶级觉悟被拔高,甚至鲁贵市侩嘴脸也得到改善。上海人艺“阶级斗争”版《雷雨》一度也影响到北京人艺的演出。
1954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功上演了《雷雨》(上图),郑榕、朱琳、于是之、吕恩、苏民、胡宗温等人演绎,此版也被奉为经典。北京人艺目前正在上演的第三版《雷雨》由杨立新、龚丽君、王斑等人主演。73岁的顾威导演在人艺老导演夏淳执导的第一版基础上,排出了这一版《雷雨》。顾威版把繁漪“扶正”,成为《雷雨》的第一主角,其他则都沿袭了1954年的首演版本。顾威认为,坚持现实主义的演法是北京人艺的传统,“观众可以通过这个《雷雨》看到某种标准,看到最接近曹禺原著的精神状态”。
没有鲁大海版
1993年,王晓鹰导演曾在当时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排了一出没有鲁大海的《雷雨》。排戏前,王晓鹰当时在中戏的导师徐晓钟带他去北京医院见了曹禺。曹禺对王晓鹰说:“这是一条很艰难的道路,但是很有启发性,这能让《雷雨》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它已经很旧很旧了”。
梅花版
2003年,为庆祝中国戏剧梅花奖创办20周年,徐晓钟导演了“梅花版”《雷雨》,由梅花奖得主共同演绎,每一幕都会换一组演员,观众可看到三个“周朴园”(王卫国、魏积全、宋国锋),三个“繁漪”(肖雄、高侠、夏军),三个“周萍”(濮存昕、康爱石、陈希光),三个“鲁侍萍”(张九妹、刘美华、王丽云),四个“四凤”(肖虹、杨春荣,另两位为特邀演员)。
明星版
2004年,制作人叶惠贤运作了一个“明星版”《雷雨》,一时风头无两。此版由陈薪伊执导,达式常、濮存昕、潘虹、蔡国庆、雷恪生等人主演。“明星版”结合了当代人的审美,赋予戏剧更人性化的色彩,突出命运主题。
诗意版
2007年,导演王延松率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多位资深艺术家以及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带来了一个新版《雷雨》。该剧着重呈现了曹禺原作中的诗意。此版最大的改变是恢复了《雷雨》原剧中的序幕和尾声——序幕和尾声在绝大多数《雷雨》的演出中都是遭到删节的。而曹禺创作《雷雨》的本意却是“我写的是一首诗,一首叙事诗……”。为此,导演找来曹禺中学时代的诗作《不久长》作为歌词,谱曲后由歌队吟唱。学者、剧评人胡薇认为,此版较之其他版本最大的不同在于“运用意象、象征以及对人物的心理空间的展现等手法来触摸人物的内心、开掘戏剧场面”。导演甚至做出了淡化情节的处理,比如戏剧性最强的第三幕在舞台呈现中减到了18分钟。
音乐戏剧版
2010年,易立明的《阅读〈雷雨〉》在“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上演。这是一部重新解读经典的音乐戏剧,提取了原剧中的重要台词和段落进行重组拼贴,使观众体验到阅读时的意识流动。台词与音乐共同构建起一种当代的审美和思想。戏剧家林荫宇认为,此版《雷雨》是真正有突破的。
边演边拍版
2012年,80后戏剧导演王翀将《雷雨》“升级”成《雷雨2.0》在木马剧场首演。《雷雨2.0》是以曹禺剧作《雷雨》为蓝本的后现代剧场作品,对经典文本进行了大胆解构。剧中的人物、人物关系以及所有台词都来自《雷雨》原剧,但故事背景被放置在上世纪90年代,剧情也拆解得面目全非。现场有四台摄像机与二十来位“演员”同时工作,如同一个忙乱的电影拍摄现场,所有影像都实时投影在幕布上。舞台电影的部分展现的是一部女性主义的艺术影片。
纪念活动版
适逢《雷雨》80周年,今年林兆华和马福力这两位中国和瑞典的重量级导演也拿出了他们版本的《雷雨》。林兆华强调,他的《雷雨2014》“不是戏”,而是一个纪念活动。甚至在节目单上,他的身份也从“导演”成了“活动策展人”。《雷雨2014》全剧长一个多小时,围绕主人公“周朴园”展开,情节保留了原作中的几个重场戏。舞台是极简的现代风格,并有室内乐团现场伴奏。
肢体版
与林兆华版同期“开擂”的是鼓楼西剧场版的《雷雨》。瑞典导演马福力运用大量肢体动作重新建构了《雷雨》,并以四凤的“纯真之眼”切入剧作。该版本尽管有着独特的立意,但也被一些剧评人批评改编太流于表面,没有吃透原剧。
■ 大事记
1934年7月
《雷雨》首次发表于由巴金任编委的《文学季刊》上。
1935年4月
由中华话剧同好会在日本东京神田一桥讲堂首演三场。杜宣、吴天任导演。同年8月,天津市立师范学校孤松剧团在学校大礼堂演出《雷雨》,是国内首演。之后,上海复旦剧社演出《雷雨》,欧阳予倩导演。同时,中国的第一个职业话剧团体“中国旅行剧团”先后在天津、上海、南京演出《雷雨》。
由上海歌剧院创作的歌剧《雷雨》2001年先以音乐会形式亮相,2006年被搬上歌剧舞台。作曲家莫凡同时是剧本改编,张国勇执棒,查明哲执导,高曼华出演“繁漪”。歌剧版以“繁漪”的情感为主线,展现剧中周、鲁两家六个主要人物性格的两面性,以及他们盘根错节的人物关系与情感纠葛。
音乐方面,歌剧《雷雨》借鉴西方歌剧元素的同时,也融入了中国民族音乐特质的乐器,有着通俗化的趋向。作曲家为不同人物谱写了不同风格的咏叹调,无论是繁漪的“多么烦闷的夏日”、“一个女子不能受两代人欺负”,还是周冲的“它在海面上飞翔”、“去沐浴海上阳光”,都体现了人物不同的个性特征。此外,剧中黑衣人组成的歌队也添色不少,评论家童道明认为歌队将曹禺原剧的悲悯之情烘托出来。
沪剧
《雷雨》是沪剧传统的经典剧目,1938年由施家班改编成沪剧,以幕表制形式上演,主演有金耕泉、施春轩等。此后多家剧团也以幕表制上演沪剧《雷雨》。1954年,张承基、宗华先后将沪剧《雷雨》改成演出本。近年,由曹其敬执导、宗华改编版的沪剧《雷雨》也多次上演,沪剧版有着“最忠于原著的舞台版本”之称。
黄梅戏是以塑造女性人物见长的戏曲种类,而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黄梅戏版《雷雨》却将剧中男性角色周萍作为第一主角。该剧大量唱词都由话剧原剧改编,同时吸收借鉴了话剧的调度与电影的手法,舞美也做了本土化尝试,气派的周公馆改成了徽州的深宅大院。
京剧
2005年,陕西省京剧团将话剧《雷雨》搬上了京剧舞台。京剧版由雷志华编剧,谢平安、张文利联袂执导,赵冬红、马力克等人主演。京剧版比较忠于原剧,但也有观众指出演员的对白话剧味太浓,京剧味稍欠。舞美的铁栅栏给人监狱牢笼的感觉,下真雨效果独特逼真,而“四凤发誓”的唱段则配以雷电效果。
评弹
2009年,苏州市评弹团创作了评弹版《雷雨》,四幕话剧被改编成两个小时的中篇评弹。评弹版以繁漪、周萍为主线。在交代繁漪、周萍的关系时,增添了二人观看昆曲《游园惊梦》的情节,对二人关系进行大胆设想。
学者邹红认为,评弹版对繁漪的形象做出了全新的阐释,“改变了以往那种乖戾阴鸷、忧郁暴躁的形象,呈现出一个细腻多情、充满才情的女子形象”。曹禺之女万方也称赞评弹版《雷雨》是她所看过的最独特的《雷雨》。
芭蕾舞
1981年,上海芭蕾舞团将《雷雨》改编成芭蕾舞剧上演,编导是胡蓉蓉、林心阁和杨晓敏。芭蕾舞剧版保留了原剧的八个人物,曹禺本人对这版演出评价很高,认为每个人物都跳出了“性格化的舞蹈”。
他曾撰文说“最打动我的,是舞剧第三幕,繁漪死命拦住要逃走的周萍的那一场,芭蕾舞剧给她以充沛有力的大起大落的表现。舞剧的繁漪,比话剧舞台上的更洒脱了”。
2002年,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王玫将话剧《雷雨》改编为现代舞剧《雷和雨》,作为北舞1998级现代舞班的汇报演出。现代舞剧版本以曹禺剧作《雷雨》为蓝本,以现代舞的肢体动作为表现方式,剧情主要围绕剧中的女性角色展开,鲁侍萍还有大段念白。剧中,周萍与繁漪的双人舞令人记忆深刻,一系列激烈的肢体动作,如繁漪追逐,周萍冷漠相对,丧失尊严的繁漪匍匐在地,如无助的乞讨者。最后一幕,所有人应声倒下,台上的百叶窗也轰然落地。
香港导演邓树荣与编舞邢亮合作的《舞·雷雨》2012年在香港首演。70分钟的作品将原剧《雷雨》简化、诗化,保留了六个主要人物。演员身着旗袍、马褂、中山装、小凤仙装,编导以中国式的服装来象征角色灵魂的牢笼。开场所有人物坐在舞台中央的沙发上,如家庭合影的画面交代出人物关系,全剧无念白,舞蹈语言干净利落。
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演出、黄盈导演的平民大戏《枣树》目前正在紧张连排,8月6日至10日,该剧将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剧场连演5场。演出将近,剧中关家老大有沢セナ的饰演者李建鹏心里越来越踏实,“排练之初,《枣树》《深度灼伤》里面的两个角色满拧,现在安心做‘有沢セナ’,压力小很多!”
《枣树》《灼伤》同步走 李建鹏角色反差大
排练之初,在剧中饰演关家老大有沢セナ的演员李建鹏经常在下午6点钟出现在帽儿胡同国家话剧院的排练场,每次一进门先抱拳,“各位担待,那边刚排完”。原来,国家话剧院正在复排的《深度灼伤》中的一名演员生病不能出演,李建鹏被委以重任,要在短时间内与剧组的原班人马看齐。
《枣树》排练的前半个月,李建鹏每天在从广安门到地安门的两点一线间调整状态,“《灼伤》里我是挺着胸拧着头,性格楞楞的角色,《枣树》里又是个‘妻管炎’,这俩角色满拧。”但如此反差大的角色,李建鹏哪边儿也不能放松,他调侃自己过的是极简生活,每天的三件事儿就是“吃饭、睡觉、排戏”。
为角色编演前世今生 平凡人有嚼头儿
《枣树》中有沢セナ戏份的彩头儿在与媳妇亚萍的配合上,为了弥补排练场练习时间少,李建鹏给刘丹(饰演亚萍)打电话对剧本,煲一小时的“电话粥”聊人物角色、人物背景,“有沢セナ从小没有父母,其实他是希望有人管着的,那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幸福……”有沢セナ的故事,李建鹏用一个小时的时间也讲不完,他说:“有沢セナ这个角色看起来老实巴交、窝窝囊囊的,但是越琢磨越觉得有嚼头儿。”
《深度灼伤》演出结束,李建鹏一头扎进了有沢セナ。有一次,制片人安莹深夜开完会从排练场出来,在帽儿胡同附近的酒馆儿门口遇到了刚刚对完戏出来的李建鹏和刘丹,“今儿下午的那点儿戏还是觉得别扭,跟刘丹老师再对对。”演出将近,李建鹏和刘丹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枣花胡同31号院儿因为有这两口子热闹非凡。
新锐导演黄彦卓广受好评的“人生冲动两部曲”之《那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在繁星戏剧村再度上演,基于之前演出的极佳口碑,演出现场座无虚席,不少观众慕名前来,想要感受这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而演出也不负众望,感人至深,下半场场内观众大都泣不成声。对于故事的悲剧结尾,有人更是借用韩寒《后会无期》的影评语“只配错过的好姑娘”,感慨在该剧中重新遇见了那些“错过的”好女孩和真挚爱情。
真情动人 不抖包袱 穿越不落俗套
该剧的主人公是个玩世不恭的大男孩,觉得爱情无非是玩玩而已,为此和对爱情笃定不移的奶奶产生很大争执。偶然的一次意外,他穿越到了奶奶年轻的时代,和奶奶那时的同学一起学习,见证了奶奶的初恋,自己也爱上了一个叫静怡的女孩,经历了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同时,那个年代人的纯粹、奉献精神,也一点点感染着他。
一个看似“俗套”的穿越故事,一个看似“俗套”的爱情悲剧,却令现场无数人动容。演出前半场,场内笑声不断,不少观众表示“笑得肚子疼”“已经无法再笑了”,而后半场又极其感人,场上安静的瞬间,除了抽泣的声音,就只听到抽纸巾的声音,观众纷纷表示,触动到了内心最柔软、最温情的部分,一如之前的几十场演出中观众的评价。对此,导演黄彦卓表示,她相信人心中的情感是共通的,因此她十分重视以真情打动人心,在创作之初挑选演员时,是否能凭借自己的真情实感演出就是她的一个重要标准:“创作态度是最重要的,要认真,要真诚。所有的笑点,不是在抖包袱,不是在挌吱人笑,所有的笑点,都是依据人物来的,这是创作最初我们要达成一致的,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因此,无论是笑声还是泪水,观众都没有“被逗”的俗套感,只是跟随剧中人物或喜或悲。正如导演所说:“虽然这部剧借鉴了看似俗套的穿越剧的外壳,但其中填充的内容绝不俗套。”
迎接百场 精工细作 沙画再添惊喜
《那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以下简称《爱情》)自2013年12月上演以来,至今已演出了几十场,在这一轮演出中,《爱情》将迎来它的百场纪念。因此,主创团队也更加用心,在原版的基础上进一步精雕细琢,力求为观众带来更为精致的演出。据工作人员透露,这一轮演出经过一再琢磨,从原来的120分钟压缩到110分钟,情节更紧凑,更精良。另外,为了迎接百场纪念,将有原班人马再度返台,为观众奉献精彩演出。
另外的一个惊喜是剧中创新性地加入了沙画的表现形式。在演出的最后,灯光渐灭,随即背景的石墙上开始以沙画的形式,重述整个故事。初次见面,楼下表白,爱人离去,老时回味。不少观众此刻再度飙泪。有观众回应说:“最后看到那个沙画的表演,仿佛读完一个长长的故事,回味无穷,忍不住重翻一次书,重温一遍那些感动时刻;又像一个人走完了长长的一生,再次回首。旧日时光重现,想到了很多很多,完全止不住泪水。”也有观众表示:“之前就看过《爱情》,这次再来看,见到沙画表演,很惊艳,没想到故事还能以这样一种方式表现。”而导演也表示,这是在她所见过的剧场演出中第一次加入沙画这种形式,算是一种尝试,专为本戏设计的沙画,也希望给再度来看的观众一个惊喜。
《那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将在繁星戏剧村持续上演至10月7日,观众可以走进剧场,重遇那次“错过的”真挚爱情,跟随剧中的笑泪,见证心中的纯粹与感动。

人物介绍电影天堂美女图片游戏秘籍攻略
最新人物
热点人物
相关内容